10.0

2022-08-31发布:

无耻魔霸6~10

精彩内容:

第六章 貞觀遺風

唐高宗李治,字爲善,唐代第叁位皇帝,貞觀二年六月十叁日出生,唐太宗第九子,母文德順聖皇後長孫氏。

李治于貞觀五年封晉王,七年,遙授並州都督。太宗晚年,太子李承乾和魏王李泰間發生了爭奪皇位繼承權的鬥爭。十七年,李承乾謀殺李泰未遂。事發,太宗廢太子承乾,罷黜魏王李泰,改立晉王李治爲太子。期間,李治在侍奉太宗之際,武氏和李治相識並産生愛慕之心。二十叁年五月,太宗去世,李治即位,是爲唐高宗,時年二十二歲,次年改元永徽,唐高宗立妃王氏爲皇後。唐太宗死後,武氏依唐後宮之例,入感業寺削髮爲尼。

高宗在即位之初,繼續執行太宗制訂的各項政治經濟制度,與李績、長孫無忌、褚遂良共同輔政,君臣都牢記太宗的遺訓遺囑,奉行不渝。訓令納谏、愛民,高宗即位時即對群臣宣布:「事有不便于百姓者,悉宜陳,不盡者更封奏。」並日引刺史入閣,問以百姓疾苦;訓令崇儉,高宗即召令:「自京官及外州有獻鷹隼及犬馬者罪之。」

後宮之中,王皇後無子無寵,蕭淑妃不但生有一子,而且天資聰慧,深得高宗喜愛,爲此,王皇後十分憎恨蕭淑妃。太宗祭日時,高宗去感業寺行香,遇到了武氏,二人相對而泣。王皇後聞知此事,暗中讓武氏蓄髮,勸高宗將其納入後宮,想用武氏離間蕭淑妃之寵。不久,武氏便備受寵幸,被封爲昭儀。

邊疆,高宗即位不久,西突厥阿史那賀魯破乙毗射匮可汗,自號沙缽羅可汗,建牙帳于千泉,統西突厥十姓之衆,與唐爲敵。唐派梁建方、契何力等爲弓月道行軍總管,率唐兵與回纥兵西進。朝鮮半島分成叁國:高句麗、百濟和新羅,雖然連番征戰,但均對大唐江山窺視不已,而倭國更是想借助百濟來達狼子野心。

在野,八大家族如日中天,巴蜀唐家和楊家獨霸一方,並結爲聯姻,唐門門主唐風將愛女唐婉兒嫁給楊門門主楊遠牧,而早年楊遠牧之父更是和當朝名臣長孫無忌之父爲生死之交,長孫無忌叁妹長孫凝香和楊遠牧爲指腹爲婚,而當初唐宗皇帝李世民爲感謝慈航靜齋輔助他的霸業,更是與慈航靜齋的聖女師妃暄商議把師妃暄的小師妹胡靜儀嫁給楊遠牧,原因是兩人在闖蕩江湖的時候已有愛慕之心。

另外一邊,居于江南的東方、西門、北堂、西門、獨孤五家爲抗楊家和唐家,互結聯姻,而謝家雖無朝中背景,但是其家主謝風淩和楊家家主楊遠牧爲生死之交,謝家第一代家主雷九(後改名姓謝)更是當年兩大奇俠寇仲及徐子陵的生死之交,寇仲及徐子陵匡助太宗李世民成就霸業更是在江湖上傳爲佳話,關憑這一點,謝家就足以抗衡其他七大家族。

由此可知,楊家、唐家、謝家在江湖上的聲望比東方、西門、北堂、西門、獨孤五家更加大,但局勢隨著武氏備受高宗寵幸,被封爲昭儀後逐漸改變。武氏被封昭儀,長孫無忌及褚遂良等元老重臣表示反對,李義府、許敬宗等卻迎合帝意,李義府、許敬宗與東方、西門、北堂、西門、獨孤私交盛重,至此,五大家族憑借著李義府、許敬宗的關係,足亦和楊家、唐家、謝家叁家對抗。長孫無忌知武氏被封昭儀對反無用,暗感這不是單純的妻妾之鬥、後宮爭寵,而是有著深刻政治背景的。于是和二妹德順聖皇後長孫氏商議後,來信告知叁妹弟楊遠牧,欠其歸隱江湖爲好,因朝廷內力鬥,雖不見刀光,卻暗湧無比。

而武氏,爲武則天,爲唐開國功臣武士彠次女,母親楊氏,祖籍山西文水,生于四川利州,並在利州度過她的童年和少年時期。本名不詳,十四歲入後宮爲才人(正五品),唐太宗賜名媚,人稱「武媚娘」,與李義府、許敬宗關係深厚,被高宗封昭儀,兩人出力不少,至此,天下兩股勢力已定,未來,又不知道有多少刀光劍影了。

第七章 緊急來信

楊遠牧尋看了四周,並沒有發現不孝子楊小天的下落,心想難道這臭小子不在後山,正準備回去,突然傳來一聲淒慘的叫聲,楊遠牧心頭一驚,難道是自己兒子出事了,連忙飛奔過去,只見一個身影從山洞裏面飛了出來,楊遠牧認得那是兒子的衣服,連忙運動抱住兒子,一個跳躍,來到平地,只見兒子雙目緊閉,呼吸急促,楊遠牧暗慶兒子還在世上,連呼幾聲見其沒有反應,連忙運功查看兒子的體內,發覺兒子體內一股強大的內氣在丹田四周運轉,像是在保護著兒子,心下放寬,抱住兒子望前廳奔去。

楊遠牧將楊小天放置在臥房後,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兒子的體內,見並沒有大礙,只是丹田處的內氣在運轉,也沒有多在意,心想等兒子醒過來後再好好的收拾他,正準備離開,房外一個丫鬟的急忙闖進來說道:「老爺,叁夫人叫你快出去,出大事了。」

楊遠牧聽了,雙目一皺,心想又發生什幺大事了,于是叫丫鬟看著楊小天,自己大步流星的向前廳走進。

楊遠牧到達到前廳,看見母親和四個愛妻一臉眉頭,心想那不孝子都找到了,難道又發生什幺大事,于是口中急忙問道:「發生什幺事情了?」

「夫君,天兒找到了嗎?」胡靜儀關心自己愛子的下落,沒有立刻回複丈夫的問題。

「找到了,現在在後院休息,到底發生什幺事情了?」楊遠牧看到母親和四個愛妻那一臉的皺眉,在得知不孝子找到後,依舊是那個表情,心想事情應該和不孝子沒有關係,但是到底是什幺事情呢?

這時候,長孫凝香走到楊遠牧的身邊,拿出一封信件交給楊遠牧說道:「夫君,大哥來信,你先看一下吧。」

見次,楊遠牧已有點眉目,看來是大哥長孫無忌信件的原因,于是打開信件看了起來,上面寫道:『賢弟賢妹,前年元宵一別又是兩年未見,未知一切安好?今二妹子李治高宗已成大統,本以爲天下大定,誰知道暗出洶湧,高宗以立武氏爲昭儀,本這並非大事,但武氏身後有李義府、許敬宗、李勣叁子支撐,按此延續,武氏他日定成皇後,李義府、許敬宗、李勣叁子旗下的五大家族並將對賢弟反撲,兄暗感這不是單純的妻妾之鬥、後宮爭寵,而是有著深刻政治背景的,特來信告知,望賢弟更夠退隱江湖,以明則保身,寥寥數語,無表爲兄之懷念,望賢弟賢妹體諒。』楊遠牧看完信件後,將信件交到長孫凝香的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道:「大哥的意思,是希望我們退隱江湖,五大家族肯定會借助李義府、許敬宗、李勣叁人的關係大力打擊我們,看來要趕緊通知一下老丈人和謝兄了。」

「夫君的意思是?」胡靜儀不太明白丈夫話的含義。

「其實去年中秋的時候,我和謝兄都有隱退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沒有做什幺準備,現在大哥來信,很明顯他已經感覺到將來會有一場風雨在等待著我們,所以我們還是早隱退的好。」楊遠牧說道:「這武氏媚娘,雖然是唐開國功臣武士彠次女,但據謝兄所說,當年謝伯父和寇仲及徐子陵、跋風寒叁位大俠在貞觀十年,長安會面,與此女有過一面之緣,而此女居然叫一代魔女婠婠爲娘親,後來寇仲徐子陵兩位大俠均想此女肯定是魔道用來得到天下的工具,我估計大哥已經看穿了這一點,所以才叫我們早點做準備。」

「如果武氏真是魔道衆人,那後宮就不堪想象了。」胡靜儀驚呼道:「難怪前段時間師姐師妃暄來信說魔道有恢複的迹象,叫我們小心一點,看來肯定和這武氏脫不了關係。」

「那我趕快通知爹他們把,讓他們好有些防範。」唐婉兒道。

「也好,目前先通知老丈人,我等一下給謝兄寫封信,看商議一下怎幺退隱的事情。」楊遠牧做了決定說道,「其實退隱還算小事,真正讓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不孝子,這次居然做出這幺大逆不道的事情,看來是時候將他送往天山了。」

第八章 蘇醒昏迷

「遠牧,你是想遵循你祖父的意思把天兒送到天山去?」坐在一邊的楊老夫人,楊家家主楊遠牧的母親鳳姿伶終于說話了,自己只有一個孫兒,她當然有些舍不得,不過也沒有忘記公公當年的遺言,『天兒的體質與常人有異,乃是萬中無一的練武之才,但在十五歲之前切勿教習任何武功,十五歲後,送往天山,九陽子會安排後人教習。』正因爲公公楊國章的話,鳳姿伶才沒有叫兒子楊遠牧傳授任何功夫給楊小天,因爲公公那幺說,肯定和九陽子大俠有過什幺交涉。

「如果不送他去天山,我看這小子遲早會闖出什幺大禍來,再說祖父遺言也說一定要把天兒送往天山,雖然我不知道這其中有什幺關係,但是我想祖父一定有他的原因吧。」楊遠牧道,他已經決定了,遵循祖父的意思,將楊小天送往天山。

原來楊國章在楊小天出生之時,就感覺到楊小天的體質十分怪異,雖然是習武的良才,但卻不適合修煉正道武功,爲此他和九陽子商議,待楊小天十五歲後,送往天山,以天池之水和天山獨門心法來化解楊小天體內對于正道武功的排斥。

見丈夫此意已決,就連婆婆的話都被不管作用,胡靜儀知道自己說話也沒有作用了,心裏也只好接受愛子要被送往天山的事實,同時心頭也不免有點擔心,自己的兒子是什幺德行她當然清楚,也不知道他去了天山後,會鬧出什幺風波來,內心深深的歎了口氣道:「既然夫君已經決定了,那就只好擇日送天兒上天山吧,歸隱之事,我看還是先不跟天兒說,等一切大定後,再告訴他也不遲。」

唐婉兒、長孫凝香、張怡佳叁女也在內心爲楊小天將要去天山而感到一絲不舍,雖然楊小天不是叁人所生,但是楊小天平時最甜高笑,最能逗得叁人開心,平時闖禍後,也由叁人力保,雖然這次偷看洗浴實在是太大膽妄爲,不過叁女內心也沒有多大的責怪,因爲貞觀之治後,朝風開放,這種倫理之事情處處可見,叁女也不覺得多奇怪,只是礙于出生大家,又是姨娘的面子,先前才有些氣憤,現在聽到夫君要送楊小天去天山,當下馬上不舍,但是見到婆婆的話都無法挽回,看來丈夫心意已定,也只好作罷。

「也好,就這幺定了,靜儀你給柳兄去封書信,就說我們後天啓動吧。」說以到此,再也改變不了楊小天去天山的命運。不過照後面的發展看來,楊遠牧這一決定是十分明智了,只不過那是後話。

不知道什幺時候,楊小天緩緩醒了過來,發現自己不在山洞裏面了,而眼前的情景應該是在自己的臥室裏面,于是伸了伸身子,只聽得「哢嚓哢嚓」的聲響,自己遮身的衣褲全都撕裂開碎成了破布掉落在床面上,他感到體內充滿了一股強勁的真氣,洶湧滂湃,他本想查看一下自己體內的真氣是否真如那魔王霸風所說那幺厲害,誰知道剛一運氣,眼前又是一黑,跟著又昏迷了過來。

旁邊的小丫鬟見到少爺醒過來了,正打算出去叫老爺,誰知道前後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少爺又昏迷了過去,嚇得小丫鬟連忙往前廳跑去。

第九章 神果護體

楊小天的昏迷,或許連魔王霸風都始料不及。原來,在楊小天出生不久,一代劍聖楊國章就發覺曾孫雖然體質超乎常人,但是卻無法接受正道武功,後來在天山派掌門九陽子翻閱古書後了解到,楊小天的體質和當年堯帝相似,後得千年神果火龍果護體,十五歲之後又修得上古氣功,才得以大成。堯帝在百年歸隱的時候,曾留下遺言『體質非正,十五載前,非修武功,尋火龍果,以護神體,待以修心,以便大成』的話。同時,九陽子也查到火龍果的資料,火龍神,爲上古神果,千年開花,千年結果,邊疆之地,可尋此果。楊國章在了解到堯帝之後和火龍果的出處後,爲保曾孫平安,獨自前往西域,費了大半年的時間,也不知道是他的運氣,還是楊小天的運氣,楊國章終于找到火龍果給楊小天服下,以保護楊小天那特殊的體質。

先前魔王霸風在對楊小天灌注自己百年內力的時候,也有所發現,但是灌注之時,又不能暫停,同時魔王霸風知道在自己傳功之後就會燈枯油盡,更加不願意放棄這幺一個機會,于是全力將百年修爲傳爲到楊小天的體內,同時又以幻影大法將魔神邪功輸入到楊小天的腦海之中,所以楊小天腦海之中才會出現那些奇怪的圖像。

當魔王霸風的百年內力輸送到楊小天的體內之後,楊小天體內的神果火龍果起了重要效果,但火龍果並沒有排除這百年內力,反而與內力産生了共鳴,但因楊小天無任何武功底子,火龍果只好自動將百年內力聚集在丹田之處,以待楊小天有武功修爲之後,方以大用,所以楊小天才會造成第二次昏迷。

小丫鬟跑到前廳後,慌張的對著老婦人,老爺和四個夫人說道:「小少爺又昏迷了。」

衆人聽見小丫鬟的話,急忙趕往楊小天的臥室,楊遠牧檢查了一下兒子的身體後,發現他體內先前那股一股強大的內氣消失的無影無蹤,當下覺得有些奇怪,但是身體卻並無大礙,也只好認爲是楊小天自己的奇遇,因爲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火龍果的事情。

「夫君,天兒情況怎幺樣了?」胡靜儀急切的詢問道,這兒子可是她唯一的兒子,也是楊家唯一的血脈,她當然關心緊張了。

「沒有什幺大礙,我想是因爲獨自跑去後山,受到什幺驚嚇,所以才會這樣。」楊遠牧並沒有告知楊小天先前的情況,因爲他不想讓四位嬌妻擔心,「幸好他沒有遇見那魔王,不然後果就嚴重了,我看天兒晚一點就會清醒過來的,大家不用擔心了。」

聽到丈夫這幺說,鳳姿伶、胡靜儀、唐婉兒、長孫凝香、張怡佳五人均鬆了一口氣,只要楊小天平安就好。

見到母親和四位嬌妻臉色放寬,楊遠牧也鬆了一口,雙目有神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兒子,其實他執意要送楊小天去天山,祖父的話有一定原因,另外他也冷靜的思考了一下當下江湖的局勢對楊家十分不利,而楊小天是楊家唯一的後人,去天山暫避,至少可以保住楊小天的安全,他已經做好了迎接風雨的準備。

第十章 四大奇書

此時,天色已晚,楊遠牧陪同母親和四個愛妻用完晚膳後,也沒有什幺心情和嬌妻說話,獨自一人來到楊家的練功房,不知道爲什幺,他在接到長孫無忌的信件後,內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的命不長已了。那種預知到自己即將死亡的感覺讓他覺得十分不舒服,所以才在練功房內靜思著,爲什幺會這樣,突然,他腦中想到,難道和那事有關係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幺自己更要小心了。

原來楊遠牧心想的那是是去年和謝家家主謝風淩談笑風生的論到當今四大奇書能達到破碎虛空的事情。

「楊兄,你認爲《長生訣》、《天魔策》、《慈航劍典》和《戰神圖錄》能達到破碎虛空的境界呢?」謝家家主謝風淩和楊遠牧同年,都爲叁十四歲,只是楊遠牧大月份而已,謝風淩身形高瘦,手足颀長,臉容古挫,神色帶著一絲微笑,一對眼神深邃莫測,給人一種智者的感覺,同時也有一股震懾人心的霸氣。

楊遠牧想了一下道:「據說除了《慈航劍典》仍安然供奉于佛門的一個神秘聖地外,另叁部奇書均不知所終。江湖上的人都說四書均有一共通點,就是與破空而去有直接關係,代表著人們對洞天福地的憧憬和追求,真要讓我看啊,估計能夠到達吧。」

「呵呵,楊兄的想法和我當初一樣,不過現在我看啊,就不一定了。」謝風淩朗笑了一下道:「我爹說當年兩大奇俠寇仲及徐子陵習得這《長生訣》的武功,也並沒有見有破碎虛空的境界,而且這《長生訣》是廣成子所著,傳聞廣成子也是在戰神殿看了《戰神圖錄》在戰神殿破空而去的,雖然這《長生訣》遺留了《戰神圖錄》的精華,但是不一定有破空的境界,後來寇仲及徐子陵兩位大俠總結道,其實傳聞的四大奇書,根本就是江湖中人起哄出來的,真正的四大奇書應該是《黃帝內經》、《無字天書》、《魔神邪功》、《萬聖劍典》,至于這四書的去向,早就不知所蹤了,後來的《長生訣》、《天魔策》、《慈航劍典》和《戰神圖錄》四書,也是根據《黃帝內經》、《無字天書》、《魔神邪功》、《萬聖劍典》演變而來的。」

「啊,居然有這樣的事情?」楊遠牧不可思議道:「那知道這事的人多嗎?」

其實楊遠牧這幺問,是因爲他聽說過《魔神邪功》,因爲當年祖父聯同天山派掌門九陽子華山派掌門人獨孤一霸力戰魔王霸風,而魔王霸風正是修煉的魔神邪功,也不知道這魔神邪功是不是謝風淩口中的《魔神邪功》而來,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幺自家後山困著的魔王霸風,就是一大禍害。

「這個也只是寇仲及徐子陵兩位大俠的猜測,現在江湖之中又有什幺人見過《黃帝內經》、《無字天書》、《魔神邪功》、《萬聖劍典》這四本書呢,就連《長生訣》、《天魔策》、《慈航劍典》和《戰神圖錄》四本,也只現一兩本,而且寇仲及徐子陵兩位大俠帶著愛妻下了南海後,就更沒有人知道了,這也是我爹臨終前告訴我的。」謝風淩談笑道:「你說,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夠見到這真正的四本奇書的一兩本,該多好啊。」

「呵呵,我看是沒有那個希望了。」楊遠牧笑道,見謝風淩這幺說,心下也放寬了,當年祖父貴爲一代劍聖,其實在中原武林也不是很出名,因爲當年巴蜀偏安一角,祖父少有在中原武林走動,而那魔王霸風也只在西域邊疆做惡,中原武林,並不知道多少兩人的事情,如果那魔王霸風是修煉的《魔神邪功》上的武功,而又讓中原武林中的人知道魔王霸風就被困于自家後山,那幺還不出大事啊。「光不說寇仲及徐子陵兩位大俠已經不在中土,就是《長生訣》、《天魔策》、《慈航劍典》和《戰神圖錄》四本也只見一二,我們又怎能見到更爲神秘的《黃帝內經》、《無字天書》、《魔神邪功》、《萬聖劍典》四書呢?」

「哈哈,楊兄說的也是哈,不過作爲武林中人,難免有一絲遺憾罷了。」謝風淩道:「來,我們喝酒吧,不談這些事情了。」

楊遠牧從回憶中清醒過來,仔細一想,又覺得應該不是和魔王霸風有關,那幺又有什幺事情讓自己這幺心神不定的呢,楊遠牧搖了搖頭,怎幺也想不明白,還有,先前自己明明感受到天兒體內有一股內力,爲什幺再一次檢查身體卻什幺也沒有,難道天兒見到魔王霸風了嗎,應該不可能,如果見到魔王霸風,以魔王霸風的性格,天兒還有性命嗎?而且魔王霸風被關了那幺多年,或許早就已經死了吧。天兒的反常,或許是祖宗保護,才沒有事情的。時間在一點一點過去,楊遠牧還是想不出什幺,或許是自己庸人自擾吧,等把天兒送往天山後,就聯合唐家謝家早點退隱江湖,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或許就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