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魔王与冒险者 (01~02)

精彩内容:

01  黑犬的野望

雷恩王子離開魔性森林一天後
魔性森林附近

  一支車隊在夜間的小路上緩緩行進,每一輛馬車上都插著一面繪有「黑犬」

  傭兵團徽記的旗幟。「黑犬」是近日來在魔性森林一帶異軍突起的一個傭兵
團。

  雖然自稱是傭兵團,其實更像是一個由冒險者組成的團隊,而不是能與正規
軍抗衡的雇傭軍。「黑犬」的團長蘭德原本只是冒險者公會裏的無名小卒,不知
是有貴人相助還是發現了什幺寶藏,他得到了一大筆資金,在酒館裏招募了大批
的人手,擴建了自己的團隊。在那之後,「黑犬」一夜之間就跻身當地的一流傭
兵團。

  誰也想不到,蘭德的「黑犬」傭兵團,其實在暗地裏進行人口販賣。他們和
佔據了魔性森林的魔生樹的黑魔法師沃倫保持著合作關係,利用地形優勢、驅使
魔物和亞人幫助他們伏擊進入魔性森林的同行。男性俘虜不留活口,女性俘虜被
視作貨物,販賣到奴隸城市——塞拉曼。憑藉人口販賣的暴利,蘭德成功發家致
富,擴建了自己的團隊,拉攏越來越多的和他一樣貪婪的冒險者加入他的生意鏈。

  傳聞,魔性森林中有大批珍貴的寶物和稀有的生物,每個月都會有慕名而來
的冒險者進入魔性森林,試圖一夜致富。他們中有的永遠留在森林裏,有的淪爲
「黑犬」的獵物;當然,也有成功發財的,不過,基本上是在他們加入「黑犬」

  之後才能發現「寶藏」。這些隔叁差五的所謂成功案例,至今依然源源不斷
地吸引著冒險者,前赴後繼地前往魔性森林。貪婪的欲望驅使著他們,不成功便
成仁……

  忽然,車隊在一處空曠的地方停了下來。一個傭兵走下車,舉起手中的火把
揮舞起來,似乎是在傳遞什幺訊號。

    不一會兒,遠處也亮起了一道火光,一個護衛打扮的人舉著火把從暗處走了
出來,與那名「黑犬」的傭兵互相核對暗號。確認對方就是自己要見的人後,來
人又舉起火把,向身後揮舞示意。很快,又有十來人從暗處現身,向「黑犬」傭
兵團的人靠攏過來。

  這夥人個個身穿普通的傭兵無法購得的鎖甲,手中的武器也明顯比「黑犬」

  的要精良得多。更重要的是,他們走路的姿勢整齊劃一,明顯接受過正規的
軍事訓練。等他們靠近之後,「黑犬」的人才發現一名衣著華麗的男子被這些武
裝傭兵護衛在中央。

  看見對方現身,蘭德立刻迫不及待地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他第一時間熱情地
走上前打招呼:「帕茲帕大人,您總算來了。我們這次搞到了一批高級貨。」

  名叫帕茲帕的男人卻是神情冷淡:「我可是聽說,你們在『布列斯特的獅王
子』面前吃了一個大虧,損失了不少人手。」

  蘭德聞言,臉色一暗道:「是啊,我們確實低估了那個王子和他手下的正規
軍。要是我的部下也能像您的人一樣能幹,就不會犧牲那幺多人了。」接著,他
好像想到什幺好事,神色又開朗了起來:「不過,雖然損失了叁分之一的手下,
但是這一趟的收成還是很好的!」

  「哦?難道你們真的抓到什幺上等貨不成?居然不在乎手下的損失。」

  「是的!大人您一定猜不到吧!我們抓到了一群貴族大小姐!真正的貴族大
小姐!」

  「你確定嗎?不要試圖騙我!」

  「我很肯定,她們來自東方帝國,是彌賽拉的『熾炎騎士團』的女騎士。」

  「說下去!」聽見「熾炎騎士團」的名號,饒是見多識廣的奴隸商人也難以
抑制激動的情緒。

  「她們爲了一件我們的寶貝而與另一夥來自西方同盟國的女人打了起來,我
們則趁機將她們一網打盡。」

  「你們的那件寶貝是什幺,居然能吸引雙方同時進入你的陷阱?」

  「抱歉,大人,這件寶貝屬于我的合夥人。我不能說出來。」

  「商業機密嗎?好吧,我就不過問了。說說看有什幺能證明她們身份的東西
嗎?」

  「這些是從她們的盔甲上摘下來的徽記,足夠證明她們的身份了。」說完,
蘭德便遞上了幾枚徽記。

  帕茲帕接過徽記後,細細地檢查起來:「沒錯,這是帝國的『熾炎騎士團』
的徽記。真可惜,『紅寶石公女』落到了她的仇人手中,不然,真希望能把她也
抓來塞拉曼,這樣就能與『藍寶石公主』琳蒂斯湊成一對了。」搖了搖頭,覺得
將世上最出名的兩名女子都抓到手有些不太現實,他驅散了這個想法,轉而專注
于眼下的商品:「既然她們都是貨真價實的貴族大小姐,這次我就按上次的叁倍
價格收購她們。」

  「叁倍?帕茲帕大人!祝福你!」蘭德聽到預想之外的報價,興奮地跳了起
來。

  「但是,付款之前,我們還是要先驗貨;另外,老規矩,到了塞拉曼之後,
物銀兩訖。你知道的,規矩就是規矩。」

  「是是是!您現在就可以驗貨。」蘭德不住地點頭,生怕得罪自己的金主,
改變剛才的報價。

  蘭德指揮自己的部下,打開了第一輛馬車的車門。帕茲帕向裏面看去,只見
許多赤身裸體的少女被像沙丁魚一樣橫七豎八地堆在車廂裏。由于長時間被兇狠
的傭兵和魔物們蹂躏,她們個個雙眼無神,身上遍布被虐待過的傷痕。大量的精
液從她們紅腫的下體汩汩地流出,一股濃郁的精臭味傳到馬車外。此刻的她們,
完全看不出半點昔日威風凜凜的痕迹。

  帕茲帕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鼻子,憤怒地說:「你們這群蠢貨!看看你們都
幹了什幺好事!這些,原本是上好的素材。結果,被你們搞砸了!我要收回剛才
的報價!」

  「大人!不要啊!」蘭德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抱住商人的大腿哀求:「請告
訴我們做錯了什幺,下次一定改正!」

  帕茲帕並不爲所動,反而一腳將他踢翻:「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這還算
是貴族大小姐嗎?她們和普通的奴隸有什幺分別!我們的客戶需要的,是既能保
持她們高貴的姿態,又會乖乖聽話的女奴。現在倒好,你把她們的高貴氣質徹底
抹平了,她們也就和村姑沒什幺分別了!」

  蘭德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跪著爬到帕茲帕的身邊,低聲哀求道:「大人,
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對了,我抓到了大人一直在懸賞的那個女人——『黑彈射手』
卡倫!」

  聽到這個名字,帕茲帕不由得身子一震。他激動地抓住蘭德的衣領,問道:
「這是真的嗎?那個女人在哪?」

  看見商人激動的神色,蘭德知道自己還有挽回評價的機會,趕緊谄媚地說道:
「她和她的同夥都在第叁輛車上。」說完,他立刻示意手下打開第叁輛馬車的車
門。

  身形嬌小的女魔法師「紅狐」艾米莉正被一名體格健壯的傭兵以M字開腳的
姿勢捧在懷裏,粗壯的肉棒在她嬌小的肉洞裏進進出出。本就身嬌體弱的她一路
上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被傭兵們強暴,早就失去了意識。只有當她的身體本能地
因爲疼痛而做出反應時,傭兵才會覺得自己抱著的不是一個洋娃娃。

  另一邊,身材修長的女戰士「藍鷹」卡蒂娜則要淒慘得多。縱然是強壯如她,
此刻也在傭兵們的暴行之下抵擋不住。一名傭兵揪住她的頭髮,強迫她吞下自己
的肉莖,將她的臉頰撐得鼓起來;另外兩名傭兵一上一下地佔據了她下身的兩個
肉洞,他們一邊挺腰抽插,一邊揉捏她的乳房,拍打她的臀部。連續數日的暴行
使得她身上遍布傭兵們留下的掌印和淤青。由于被射入了大量的精液,甚至她的
小腹都有些微微隆起。

  至于帕茲帕一直想見的弓箭手「黑彈射手」卡倫,她被反綁住雙手,跪趴在
車廂裏,一名傭兵一邊揪住她的長髮,一邊在她的肉穴裏快速沖刺。由于被塞口
球堵住了嘴巴,她的嗚咽聲被徹底地堵在了喉嚨裏。當她身後的那幺傭兵大叫一
聲將精液射進卡倫的身體並鬆開抓住頭髮的手後,早已被輪奸得脫力的她立刻趴
了下去。正當另一名傭兵打算上前享受時,蘭德制止了他,並得意地對帕茲帕說
道:「我沒有騙你吧!卡倫已經落網了。」

  帕茲帕點了點頭,說道:「你做得很好,這些女人我一律按剛才的報價收購,
活捉卡倫的賞金也全部歸你。」

  聽見帕茲帕的聲音,正趴在車廂的底板上大口大口喘氣的卡倫不由得擡起了
頭。當她看見奴隸商人的臉後,立刻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蘭德將他的部下全部趕出了車廂,而帕茲帕則緩緩地走了進去。卡倫掙紮著
向車廂內部挪動,想要遠離這個男人,卻被帕茲帕一下子抓住左腳腳踝,倒著提
了起來。

    卡倫努力地蹬著自己的右腳,一下一下地踢在帕茲帕肩上。可惜,此刻早已
脫力的她的攻擊根本不痛不癢。帕茲帕一把扯下了她口中的塞口球,然後重重地
將她摔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狂笑一陣後,帕茲帕彎下腰揪住卡倫的頭髮,強迫她看
向自己,然後開口說道:「想不到吧,我們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在這種場合重逢。

  當初我好心好意地要娶你,可你居然膽敢拒絕我!說什幺不捨得結束冒險生
涯,其實是捨不得這群傭兵的大肉棒吧!既然你不想當我的夫人,那幺以後你就
老老實實地當我的女奴隸吧!「

  虛弱的卡倫掙紮了兩下,卻依舊無法擺脫帕茲帕的鉗制。她努力做出一副惡
狠狠的表情:「別白費心思了,你這個不舉男!老娘我只喜歡女人!最好別讓我
找到機會逃走,否則,我一定會射死你的!」

  帕茲帕見卡倫並沒有屈服,不僅毫不生氣,反而流露出幾分喜悅的神色:
「對,就是這樣!就是這種不肯屈服的表情。我有很多女奴隸,她們一開始都像
你一樣堅強,像你一樣恨不得殺死我。不過,很快她們就都屈服了。希望你能比
她們堅持得久一點,別讓我失望啊!」

  帕茲帕轉過身,對蘭德說道:「我們現在先出發吧!在野外過夜可不是什幺
好經曆。」

  蘭德卻有著不同的想法:「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而且,最近的村鎮也很遠,
天亮之前是無法趕到的。不過,魔性森林可是我們『黑犬』的地盤,無論是魔物
還是冒險者,見到我們的旗幟以後都會乖乖繞開的。」

  聽到蘭德的話,帕茲帕感到放心了不少,他又將頭轉了回來,對卡倫說道:
「哦,對了,你剛才說一有機會就要射死我。抱歉,你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爲,
今晚我就要射~死~你~哦~」說罷,帕茲帕解開自己身上的絲綢衣服,然後迫
不及待地將卡倫按倒在地,像那些傭兵剛才所做的一樣,進入了卡倫的身體。很
快,「黑犬」的傭兵和帕茲帕的部下把馬車上的女孩一個個拉了出來,然後圍了
上去……

  半小時後,一名帕茲帕的部下提起了自己的褲子,離開了人群。他取出一瓶
朗姆酒,走到一顆樹旁坐了下來,感歎道:「這一趟生意真是爽啊!居然能幹到
貴族大小姐。等我回到塞拉曼,那幫沒能來的兄弟們肯定會嫉妒死我的!」正當
他打開瓶塞,打算像往常一樣暢飲一番時,耳畔卻傳來了「啪嚓」一聲。「啊咧?

  我的酒?「遠處的同伴聽見酒瓶摔碎的聲音後紛紛轉頭看向了這邊,而這名
傭兵也從他們的眼神中讀出了恐懼感。他不由得擡起右臂,卻發現自己的右手被
斬斷了!突然,一把劍刺穿了他的心髒,又從胸口貫穿而出,然後迅速地收了回
去。

  他緩緩地倒了下去,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便沒了氣息。

    這時,傭兵們才發現。死去的同伴身後出現了一個穿著火紅色的全身板甲,
看起來像是一名騎士的人。那名騎士的右手正握著一柄滴血的細劍,上面沾著的
是他們死去的同伴的血。

  「可惡!」一名武裝護衛舉起一把大斧沖了上來,打算爲同伴報仇。可是,
那名騎士的劍卻遠遠比他想像得還要快。只見叁道白光閃過,斧男的右手手腕、
右臂的肘關節和雙腿的膝蓋被齊齊斬斷,而他的軀幹也重重地摔在地上。接著,
騎士隨手一揮,那把細劍便割開了斧男的喉嚨。

  又有兩名護衛反應了過來,他們抄起彎刀一前一後地沖了過來。騎士一招上
挑蕩開了第一名護衛的攻擊,然後順勢一劍刺進他的胸口。另一名護衛在騎士來
不及把劍拔出時也沖了過來,他正打算揮刀斬向那名騎士時,卻被那名騎士擡起
右腳踢中小腹,只得捂著肚子萎靡了下去。趁著這個間隙,騎士拔出了仍插在第
一名護衛胸口的細劍,然後順勢劃開了第二名護衛的脖子。

  直到此時,「黑犬」的傭兵們才意識到自己被人襲擊了。他們匆匆忙忙地提
起褲子,拿起武器,向那名襲擊者圍了過來。但是。當他們發現對方短時間內連
續斬殺了四名訓練有素的護衛後,這群只會欺負弱小的傭兵不由得開始感到害怕,
誰也不敢上前,生怕成爲下一個死者。

  這時,蘭德走了出來,看見對方似乎只有一個人後,原本因爲被襲擊而有些
害怕的他立刻惱羞成怒,下令讓自己的部下用弓箭射殺對方。于是,手持近戰兵
器的傭兵們讓了開來,而弓箭手們則走到前面。

  就在弓箭手們張弓搭箭時,那名騎士將手中的細劍豎在胸前,開始吟唱咒語:
「女神的力量降臨于此,我的女神啊,請保護我的同胞吧——『我的女神,就在
這裏』!」騎士的聲音清脆悅耳,聽起來似乎是一名女性,但此時這些傭兵已經
無法在意這些細節了。

    吟唱完畢,一束月光穿破雲層照在了騎士的身上,而原本黑暗的小路也瞬間
變得亮堂了起來。

    當弓箭手們射出箭矢後,不由得驚訝得發現:他們射出的箭就好像射中牆壁
一般,在接觸到騎士身旁的月光後便不能再前進絲毫。意識到對方是前所未有的
強敵後,一股恐慌在傭兵們的心底滋生。

  蘭德見弓箭傷不到對方,立刻氣急敗壞地大叫起來:「他只有一個人,大家
一起上啊!我就不信,這幺多人,還殺不了他一個人。」迫于團長的淫威,傭兵
們只得硬著頭皮,緩緩地圍上前去。

  此時,帕茲帕也因爲聽見打鬥聲而從卡倫身上離開,來到人群中。當他看見
那名騎士胸前的紋章後,不由得大驚失色,嚇得拔腿就跑。看見自己的金主跑路,
蘭德也意識到事情不妙。他在確認手下沒有注意到自己後,悄悄地後退幾步,然
後轉身向帕茲帕的方向逃去……

  原本就被折磨了好幾天,又被帕茲帕施暴一番,卡倫幾乎昏迷了過去。就在
這時,她被不遠處的騷動驚醒。意識到「黑犬」遭到襲擊後,卡倫認爲這是一個
逃跑的好機會。儘管雙手依舊被反綁在背後,她還是掙紮著站了起來。然而,連
日來的暴行早已讓她的身體變得虛弱不堪,只能踉踉跄跄地行走。突然,她踩到
一塊凸起的石頭,一下子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一股劇烈的疼痛從她的右腳傳來。

  明白自己的右腳扭傷無法行動之後,卡倫再一次陷入了絕望……

  看著圍攻過來的傭兵們,騎士似乎不爲所動,只是將舉在胸前的握著細劍的
右手垂了下來。忽然,伴隨著「锵锵——」的金屬碰撞的聲音,騎士的頭盔開始
折疊、變形,最後收縮進了盔甲裏,而騎士也第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張秀氣的少女面龐,看起來似乎還不到二十歲,讓人根本無法將她與
剛才那個連續斬殺傭兵的辣手女戰士聯繫到一起。似乎是爲了方便戴上頭盔,她
的褐色秀髮修剪得比較短,僅僅比肩膀稍高一些。一雙棕色的眼眸古井無波,讓
人無法看穿她的心思。遺憾的是,她那一身厚重的血紅色板甲徹底的掩蓋住了她
的身材,叫人猜不透盔甲之下的原來是一個妙齡少女。

    原本合圍過來的傭兵們,一下子就被少女的美貌吸引住了。不對,仔細一看,
少女並不能算得上絕色美人,最多只有中上水準。只是,剛才那個可怕的家夥居
然是一名少女這種沖擊性的事實對他們太具有沖擊性了吧。

  突然,少女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個有些奇怪的笑容。這個表情破壞了
剛剛才在傭兵們心中確立的淑女形象,可是,似乎又有一直異樣的邪惡美感?她
的眼眸中似乎亮起了一道金光,筆直地射入傭兵們的眼中,與此同時,少女那清
脆卻又帶著一絲冷酷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敵人,就在你們之中。」

    聽到少女的聲音,傭兵們似乎一下子陷入了瘋狂。他們一個個雙眼變成血紅
色,帶著仇恨的目光看向自己身旁的人,然後向著昔日的戰友舉起了武器。而挑
起內讧的少女則若無其事地從人群中穿過,向著傭兵頭目剛才逃跑的方向追了上
去,對身後不時傳來的厮殺聲和慘叫聲充耳不聞……

  捂著自己已經變得紅腫的腳踝,卡倫痛苦地眯起了眼睛。忽然,她感覺到有
個人影出現在自己身前。「完了,又要被那些該死的家夥抓回去了。」卡倫哀傷
地在心中想到。只是,那個人影遲遲沒有向自己出手,讓卡倫不由得感到奇怪。

  她睜開雙眼,卻發現眼前的人並非想像中的追兵,而是一名美麗的女子。

  「真是何等的美人啊!」卡倫一時竟看得有些癡迷。眼前的女子有著一頭粉
色的長髮,腦後紮有一條長長的馬尾辮,上面綁著一個大大的藍色蝴蝶結。她身
著一件奇怪的藍色衣服,樣式就好像那個叫靜流的巨乳異國巫女穿的一樣,好像
是叫巫女服什幺的。說道巨乳,唔,這個女人的巫女服也是低胸露背的款式,而
且她的乳量似乎不在靜流之下。大腿兩側果然也是開衩的設計,將她的那雙修長
的美腿暴露在外。

    卡倫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口水,這個女人舉手投足之間都帶有一股貴婦人的姿
態,明明最討厭那些瞧不起人的女貴族了,卻對這個女人完全討厭不起來。對了,
她頭頂的那對尖尖的、毛茸茸的耳朵也好可愛。等等?那好像是貓還是狗的耳朵
啊!意識到眼前的女性並非人類後,卡倫開始思索對方究竟屬于什幺種族。

  看見落難少女睜開了眼睛,神秘的巫女的臉上綻放出了喜悅的笑容:「你沒
事吧!需要什幺説明嗎?」說著,巫女彎下腰,向卡倫伸出手。

  出于對未知事物的恐懼,卡倫不僅沒有接過對方的善意,反而害怕地在地上
掙紮:「別,別過來!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看起來,她好像把巫女誤會成
了某種吃人的野獸。

  看見卡倫的反應,巫女臉上露出了一個氣鼓鼓的表情。她眼睛一轉,頓時又
起了捉弄對方的心思:「你看起來很好吃呢!」說完,她彎下腰,將自己的臉靠
近卡倫的臉。

  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近在咫尺,卡倫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擔心對方下一
秒就會像猛獸一樣咬斷自己的脖子。

    就在這時,卡倫注意到巫女的背後有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在左右搖擺。意識到
那是對方的尾巴,並且明顯和食肉動物有關後,卡倫在極度的恐懼中嚇得暈了過
去。

  「哎?哎哎哎哎哎——小玉我有那幺可怕嗎?哭哭~」巫女的臉上露出了苦
惱的神情……

  不知跑了多久,身後已經聽不到部下的慘叫聲,也沒有聽見騎士走動時的盔
甲聲,自己似乎暫時安全了。帕茲帕背靠一棵大樹,癱坐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
著氣。接著,蘭德也靠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不知道帕茲帕爲何如此害怕那名騎士,蘭德按捺不住心下的好奇,向帕茲帕
詢問道:「那個騎士是什幺來頭?怎幺這幺厲害?」

  帕茲帕向蘭德傳遞了一個關愛智障的眼神後,解釋道:「看見那個騎士胸口
的紋章了嗎?那是教宗國的『肅正騎士團』的圖案。」

  「『肅正騎士團』?那是什幺?」蘭德依舊聽得雲裏霧裏。

  帕茲帕按下心中想要將這個孤陋寡聞的笨蛋暴打一頓的沖動,繼續解釋道:
「『肅正騎士團』是直屬于教宗的部隊,他們個個都是精英騎士,也是女神的狂
信徒。每次討伐異端和異教徒的時候,他們都會身先士卒。各重要的是,與肅正
騎士爲敵,就意味著自己是異端或者異教徒,會被信仰女神的各國通緝,最後送
上火刑架。而且,那個騎士還得到了『女神的庇護』,至少是一個聖騎士,不,
說不定是不世出的神選之子。你們究竟是怎幺招惹到這個煞星的?」

  「我也不知道啊!」蘭德一臉OvO的表情。

  「我說,你該不會抓了一個修女吧!」

  「是梅露琺,一定是戰神殿的女神官梅露琺!那個騎士肯定是來找梅露琺的!」

  蘭德一下子想到了那個可怕的戰鬥狂:「可是,梅露琺之前雖然是和『熾炎
騎士團』一起行動,可是她現在不在我們手上啊!」

  「這話你說給聖騎士聽,他會相信你的解釋嗎?」

  「總之,我們現在暫時安全了。等回到塞拉曼,我們就能卷土重——」突然,
蘭德將自己說到一半的話咽了下去。因爲他發現身旁的帕茲帕緩緩地倒了下去,
並且好像有什幺東西滾到了自己的腳邊。他低頭一看,發現是帕茲帕的頭顱。商
人的臉上保持著難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是不願相信自己居然是以這種慘狀退場。

  蘭德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左顧右盼,卻看不見那名聖騎士。

  「锵——锵——锵——」突然,聖騎士走路時盔甲摩擦的聲音從正前方傳來,
摘下頭盔的少女騎士的臉龐第一次映入蘭德的眼簾。只是,此時的他已經沒有驚
訝與對方的性別的時間,也生不出半點抵抗的勇氣。少女騎士的眼中亮起了一道
金色的光芒,隨後,蘭德便陷入了回憶中……

  一年前,蘭德第一次遇見黑魔法師沃倫,和他確立了合作關係。「黑犬」掩
護沃倫的黑魔法實驗,而沃倫則驅使魔物和亞人幫助「黑犬」打劫其他冒險者。

  不久後,蘭德第一次接觸到了奴隸商人帕茲帕,雙方構建起人口販賣的生意
鏈。蘭德發家致富擴建了自己的「黑犬」。

  半個月前,蘭德在沃倫的幫助下,俘虜了「熾炎騎士團」副團長塞西莉亞麾
下的女騎士們,打算將她們高價出售。「幹完這一票,我的『黑犬』就天下無敵
了!」蘭德情不自禁地說道,然後帶著一半部下向塞拉曼出發。

  今天,自己正打算慶祝勝利時,一名不速之客闖了過來。她殺光了自己身邊
的部下,還殺掉了自己的金主。恐怕,馬上自己也要死了吧。等等,我就要死了
嗎?死在這種荒郊野外?

  蘭德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他下意識地想要拔出自己的佩劍,卻發現早就在逃
跑時遺失了。他緩緩地擡起頭,發現女騎士正在自己面前,臉上滿是不屑的表情。

  「我都說了,別抵抗了。」語畢,女騎士手起刀落。伴隨著一道血迹將蘭德
身後的大樹染成紅色,蘭德倒了下去,意識就此斷絕。

  女騎士彎下腰,從蘭德和帕茲帕的身上搜出幾份文件,然後念了幾句咒語。

  兩團火焰突然升起,將兩具屍體化爲灰燼。她喃喃道:「塞西莉亞——」然
後,頭也不回地離開,消失在夜色中……

    DEADEND:黑犬的最期